作者:本刊记者 胡振明

  与滥用控制权的风险相比,必得科技报告期内的现金流量与货币资金之间存在的异常更值得关注,而采购方面数据的不匹配显示出公司的财务数据是存在很大疑点的。

  江苏必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必得科技”)是一家专注于中高速动车组列车、城轨列车等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其曾在新三板挂牌,为寻求更好的发展,公司选择从新三板摘牌并谋求在上交所上市。

  从2002年成立公司以来,王坚群及其家族成员对必得科技一直保持着高比例持股,这在企业创业初期对公司的发展壮大是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然而随着企业的发展并进入到上市环节,若大股东仍保持超高比例持股权,则在上市之后难免会存在滥用控制权的可能。而相较于大股东可能存在滥用控制权的风险,《红周刊》记者在仔细阅读招股书后发现,报告期(2016年至2018年)内,必得科技还存在现金流量、采购数据异常的情况。

  大股东拥有强势控制权

  招股书披露,自2002年创立公司以来,王坚群家族就长期高度控制着必得科技,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王坚群、刘英夫妇合计持有必得科技93.96%股份。另外,报告期内王坚群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英一直担任公司董事,并共同控制着公司的经营决策,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无可厚非,王坚群及其家族成员对必得科技的设立与初期发展是做出巨大贡献的,然而事情的两面性也藏于其中,其也很难排除在上市后不存在滥用控制权的可能,毕竟从招股书所披露的信息看,报告期内公司与王坚群等关联方之间的关联交易还是比较多的。比如在报告期内,王坚群、刘英为必得科技的银行借款提供担保,该部分借款金额合计达到3600万元,但并未收取相关担保费用。同样,2016年刘英向必得科技借出20万元,也不需要公司支付利息。另外,报告期内必得科技也向刘英、王坚群、夏帮华等关联方提供借款,合计超过200万元,也未向他们收取利息。与此同时,必得科技报告期内还存在关联自然人代亲友向公司转让少量汇票的情况,金额合计达到246.07万元,同样的,公司也未收取费用。

  对于上述情况,虽然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仅从关联交易金额、次数来看,并不会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大的不利影响,而且公司近期也规范了关联交易。但话虽如此,实控人在上市后滥用控制权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毕竟在资本市场上,很多公司上市之前同样是信誓旦旦不滥用控制权,可上市后却将这一承诺抛之脑后,利用手中控制权优势进行损害中小股东投资人利益的活动并不罕见,如今年以来曝光的康美、康得新案无不是控股股东利用手中控制权侵占上市公司利益所致,因此,对于必得科技控股股东高比例持股权风险,以及其曾经存在过的过往经历看,投资者在其上市后还是需要时刻警惕的。

  可疑的现金流量

  除了可能存在滥用控制权风险外,必得科技财务报表所披露的数据也是存在一定瑕疵的。

  招股书显示,2018年必得科技的货币资金出现了大幅增长,由年初的5826.71万元上升至年末的1.44亿元(如表1所示),新增货币资金8000万元。对于如此大额的货币资金来源,招股书解释是“业务规模大幅提高,同时,货款回笼较好”所致,而其合并现金流量表也显示,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6亿元。

  可问题在于,必得科技真的有这么多现金流入吗?

  2018年,必得科技营业收入28250.36万元,以5月1日税率调整为界,此日期前按月均收入17%税率而此后按16%税率考虑增值税,则当年含税营业收入为32864.59万元。在此基础上,收现的含税营业收入必然导致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而未收现的部分则形成同等规模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由此形成一个合理的勾稽关系。

  其中,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2018年年末必得科技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有18259.08万元,这是剔除坏账准备之后的账面价值,若加回已经计提的1397.38万元坏账准备,则可知应收款项的余额为19656.46万元。与上一年年末的应收款项余额24511.22万元相比,出现了4854.76万元的减少,而这一结果或许就是招股书所说的“货款回笼较好”的理由。

  因此,与2018年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额中除了与本年度含税营收规模大致相同的部分之外,还应有一部分货款收回而流入的金额,即综合2018年含税营收32864.59万元及应收款项减少额4854.76万元,本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量流入金额应该达到37719.35万元才合理。

  可事实上,2018年度必得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有33110.98万元,若冲抵2018年预收款项增加额87.62万元的影响,则与本年度营收相关的现金流量仅有33023.36万元,与理论上应该流入的37719.35万元现金流量相比,存在4695.99万元差额。

  同样,与2017年必得科技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也是存在一定异常的。2017年,必得科技全年含税营业收入有23569.14万元,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3277.31万元加上坏账准备1233.91万元的合计相比2016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新增了1997.92万元,两者综合后,理论上,与含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应为21571.22万元就可以了。

  可事实上,2017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有16873.50万元,若剔除预收款项增加额10.01万元的影响,与理论现金流入值相比,相差了4707.73万元。

  除了上述财务数据勾稽上的问题,还需要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2016年年末必得科技的货币资金只有1930.56万元,相比之下,2018年年末1.44亿元的货币资金是远多于两年前的金额,在正常情况下,2018年由货币资金存放于银行等事项所带来的利息收入应该明显高于2016年的利息收入才合理的,可事实上,2018年利息收入只有15.44万元,少于2016年利息收入18.33万元。

  虽说仅从利息收入的变化难以看出货币资金在全年各时间段的变化情况,也难以说明其中是否存在异常情况,但是,年末账上有巨额货币资金却只有少量利息收入,还是能够说明公司绝大部分资金在账上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很可能是年末集中入账所致。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产生了这一状况,是否与上述分析营业收入现金流量异常的情况相关呢?对此,还是需要必得科技披露更多的信息才可释疑。

  采购数据也有异常

  除了现金流方面存在疑点外,招股书披露的采购信息也存在异样。

  2018年,必得科技主要原材料的采购金额为3339.80万元,占原材料采购的27.27%(如表2所示),由此可合理测算出该年度原材料采购总额有12247.16万元。此外,必得科技在原材料采购过程中还涉及17%和16%的增值税进项税额(以5月1日下调税率为分界),则推算出全年原材料的含税采购总额为14247.53万元。

  采购活动最终会反映到财务报表中,体现为与含税采购总额规模相同的现金流量流出,或者是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出现相同规模的增长,一般情况下,是这两方面综合起来共同体现在财务报表的相关项目当中。

  现金流量方面,2018年必得科技“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8351.22万元,当然,现金流量表的收付实现制编制法表明这个金额不一定全是本年度的采购现金流量,还可能涉及预付和偿付以前年度款项的情况。若考虑本年度预付款项减少404.18万元的影响,则归属本年度采购的现金流量合计达到8755.39万元。

  将含税采购总额14247.53万元与现金流量8755.39万元勾稽,可知含税采购总额中有5492.13万元没有付现的。理论上,这将导致2018年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必有相同增长才合理。

  然而在资产负债表的应付项目当中,2018年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11693.48万元与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相比较,仅新增3264.36万元,与理论值相比差了2227.77万元。因票据背书支付方面也没有详细的信息可供参考,而且必得科技在2018年长期资产的购置规模也不算大,这些变量尚难以对两千多万元的差额形成合理的解释。

  同样的逻辑分析2017年采购情况,可发现这一年的数据差额更为明显。2017年,由主要原材料采购额2561.55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25.25%可推算出,2017年原材料采购总额为10144.75万元,考虑到17%增值税率影响,则原材料的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11869.36万元。

  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6722.31万元,剔除预付款项增加额302.58万元的影响,则用于采购的现金流量为6419.73万元,这与含税采购总额11869.36万元相勾稽,差额达5449.63万元,即这一年新增负债应该在5449.63万元。

  可事实上,2017年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的金额8429.11万元与上一年年末的金额6437.55万元相比,仅增加了1991.56万元而已,很显然,报表中数据间的勾稽不匹配并不能证明其采购的合理性,仍有3458.07万元的原材料含税采购额来源不明。■